揭秘泰山俱乐部——中国顶级富豪圈——帮助史玉柱实现新崛起

图为联想集团创始人刘传志(鲍静)和斯通集团董事长段永基(鲍静)。据此前台湾媒体报道,去年11月中旬,由全球电脑领袖联想集团[微博总裁兼创始人刘传志率领的大陆超级富豪俱乐部泰山协会的16名成员,秘密来到台湾庆祝泰山协会成立20周年。

据报道,泰山协会的所有成员都是中国大陆最富有的100人之一。他们的商业资产总额是中国台湾地方政府总预算的几倍。他们的财富超过10万亿元新台币(约0.2元新台币)。他们的业务领域涵盖高科技、房地产、金融和娱乐行业,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有着强大的影响。

尽管泰山学会享有盛名,但关于它的报道却很少。

因为成员们从一开始就达成了一致:不录音,不录音,不邀请当地领导,不公开。

它是什么样的组织,为什么它如此神秘和强大?据中国台湾媒体报道,泰山协会在中国台湾的聚会非常低调。它不仅在整个过程中受到严密的保护,而且还因为撕掉了餐馆好心挂上的红色迎宾纸而受到斥责。

台山协会隶属于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以下简称中国民主民生协会)。朱希铎,现任中国民主民生协会副秘书长,曾任斯通集团副总裁。他告诉记者,自10多年前成立以来,泰山的成员几乎没有变化。

泰山协会成立于1993年,因其成立大会在山东召开而被命名为泰山。

此外,委员们还认为,五台山中最高的泰山,隐含着以泰山命名的高度,也代表着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高度。

追溯泰山协会的历史,它最初是一个四人小组。

四是:陈春贤,中国硅谷第一人,1980年成立北京等离子研究所先进技术开发服务部。陈庆珍于1983年创立了科海公司,是中国第一个买卖电脑的人。石头集团董事长、中关村资深参议员段永基;静海集团董事长、中关村资深参议员王红德。

在那些日子里,四个私人技术水测试员经常挤在办公室喝茶聊天。

没有老板椅,没有高尔夫球,只有木桌,清茶,以及不安和困惑的头脑。

他们认为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他们不知道如何操作。他们只能感觉到河对岸的石头,互相提醒和学习。

这四个人同意每周六晚上喝茶聊天,谈论他们的公司。

地点通常设在某家公司的办公室。

这个不成文的集会持续了两三年。后来,随着每个人变得越来越忙,规定每个月应该选择一个星期六晚上进行茶话会。

陈庆珍记得茶话会前几天,总有人问:陈先生,会议什么时候举行,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1984年至1987年间,联想、方正、紫光等一批科技企业在国家科委牵头的正式组织中成长。

他们的领导人也开始加入这个团体。

这个团体很快扩大到六七个人,十几个人和几十个人。

当没有小会议室的空间时,建立一个正式组织的想法开始萌芽。

此外,这个群体的影响也引起了政府的关注。

陈庆珍回忆说,后来来的80或90人中,近一半来自政府、学者和媒体。

当涉及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时,也需要建立正式的组织。

因此,1987年,在国家科委的领导下,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成立。此后,全国越来越多的民营科技企业加入了这个团队,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的名称也随之改变。

今年,协会的第一任秘书长是华方毅,他被任命为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

人数减少到16人。组织成立了,队伍壮大了,问题接踵而至。

因为人太多,交流的效果减弱了。

因此,需要一个更小、更有效的高层集团。

这个小圈子在1993年成为现实。

中国民主民生协会中有影响力、人脉广的企业家组成了泰山工业研究院(1998年更名为泰山工业研究院)的小圈子。

陈庆珍是这个豪华团队的成员,现任中国民主民生协会秘书长。

这位69岁的老人是首批在海上建立科技企业的中国金矿工人之一。和段永基、刘传志等人一样,他也是中关村的老手。1983年,他创立了中国第一家计算机公司——科海。

陈庆珍向记者粗略列出了泰山协会的成员:斯通集团的段永基、联想集团的柳传志、万通集团的冯仑、潘海集团的卢志强、复星集团的郭广昌、远大空刁张越、新源控股公司的林荣强、史玉柱[微博的年轻成员]和李彦宏。这些成员企业共同形成了强大的产业链。链条中的每个企业都占据着其行业的绝对影响力。

段永基等人认为泰山协会是中国私营企业家的私人圈子,资产超过1亿英镑,达到一定水平。

然而,泰山一直保持低调。

前总统林荣强告诉记者:泰山协会是一个私人组织。

据林荣强的秘书介绍,2005年的时候,泰山产业研究院才改名为泰山会,人数缩减为现有的16人,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单纯的企业家私人交流的圈子。据林荣强的秘书介绍,泰山工业研究所直到2005年才更名为泰山协会,其数量减少到目前的16家,成为企业家之间真正的纯私人交流圈。

目前,它主要是为了娱乐。会员们打高尔夫球,喝茶,有时间时聊天。

万通集团冯仑还表示:我们是一群老人,私人组织。

据《中国周刊》内部人士透露,华方毅是民营企业家的生死之交。华方毅是泰山协会发展中不可避免的人物。

他的父亲华钢是中国老一辈革命家。

然而,华方毅本人一直在帮助别人工作。他人脉很广,很受欢迎。

即使在2009年,中国民主民生协会也在华方毅去世四年后为他组织了一次追悼会。

前国家科委副主任吴铭宇评论华方毅:他和民营企业家不是普通的私人朋友。

这是一种生死攸关的关系。

华方毅与民营企业家的友谊也部分归功于他的先进思想,他一贯主张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建立平等的经济秩序,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

例如,泰山建成后,华方毅创办了泰山通讯。虽然这只是一份内部出版物,但它反映了许多关于经济的高级讨论和一些政治观点。这些内容当时仍然很敏感。

刘传志和段永基等委员对此也很担心。

然而,这个讨论平台进一步树立了泰山的威望。

2005年,华方毅去世,失去关键人物的泰山工业研究所更名为泰山协会。

此后,泰山协会的组织形式变得更加私人化,没有设立分支机构,内部刊物被取消。

虽然泰山经历了几次变化,但它始终遵循一个相对封闭的内圈。

基于个人关系,泰山协会总能在市场之外产生能量。

史玉柱是其救死扶伤功能最经典的例子。

前国家科委副主任吴铭宇清楚地记得,史玉柱在珠海盖楼时,协会成员并不赞成。

从那以后,当事故发生时,巨人集团受到了沉重打击。

有人报警说中奖了吗?每个人都在考虑如何帮助他。

时任中国民主民生协会秘书长、泰山主席的华方毅亲自找到在任的吴铭宇,讨论如何拯救史玉柱。他也到处寻找关系和方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长城企业战略发展研究所高级官员表示,当巨人集团崩溃时,段永基帮助史玉柱,后来支持史玉柱从白金中复苏并重生。

2004年1月,史玉柱甚至斥资12亿元购买脑白金,并获得史玉柱20%的股份。

段永基和史玉柱在1993年相遇,当时泰山刚刚建成,两人都是会员。

2007年,史玉柱复出后,他来到北京邀请朋友组织座谈会,并多次感谢泰山的会见。

泰山协会发起人之一石头集团董事长段永基专程前来主持史玉柱的工作。

史玉柱显然把泰山协会视为他的处女。

一旦你翻身,你必须先向你的家人报告。

在这次名为“战胜挫折,争取成功”的座谈会上,史玉柱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泰山总是给他很大的精神帮助和创业经验,这是我回来的重要条件。

即使在最困难的岁月里,中国企业家群体中最富冒险精神的人也坚持每年参加泰山会议的例会。

当然,援助是相互的。

例如,史玉柱不遗余力地将石头从信息技术电子产品转变为保健产品。他曾经说过,当他成为斯通的首席执行官时,他的年薪只有一元。

据《中国周刊》泰山协会主席刘传志和段永基介绍,成员有:万通集团冯仑、潘海集团卢志强、复星集团郭广昌、远大空刁张越、鑫源控股林荣强、巨人集团史玉柱、百度[微博]李彦宏、段永平、中关村科海集团陈庆珍、江西科端集团郑跃文、河南斯达集团王思远、横店集团徐文荣、鹤光集团吴莉、华谊兄弟王中军。

顾问:吴敬琏、胡德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