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指导臭氧测试?学者:奉承

几天前,大陆风起云涌的新闻网在北京报道了该岛环境保护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the journal of the environmental and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center)关于马克思主义指导臭氧检测与分析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

评论说,在马克思主义影响下的今天,它再次被吹捧为指导一切的普遍方法,但事实上这是一种荒诞的奉承行为,把鹿称为马。

论文中撤回了“马克思主义用于指导臭氧检测”的文章,题为“马克思主义在北京臭氧检测与分析中的应用”的论文发表在2017年第四期《环境与可持续发展》杂志上。

文章摘要称,“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北京大气环境中臭氧浓度的监测和评价有机结合,指导臭氧处理实践”。

在整篇论文中,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作用”被多次引用。第一部分,国家2013年颁布的新环境空气体质量标准被视为“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集中体现”。第三部分运用“马克思主义实践与理解观”总结了2015年北京阅兵期间的减排实践。

文章的结论是,防治空气污染是一个重要的民生问题,但我们不应该忘记补充马克思主义所谓的对人民的理解。

目前,澎湃和Sina.com都撤回了这篇文章。

学者:这篇文章很讨人喜欢。中国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曾建远表示,马克思主义原本是一种分析社会问题的方法,但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下被绝对化为所谓的普遍方法。最后的反应是,官僚体系不听取公众意见,而是习惯于奉承和奉承。

曾建远说:“如果北京的考试问题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来指导,那就要看考试本身是否与所涉及的社会问题有关,是否有任何群体成为受害者,受到系统的压迫,或者需要公共权力或国家权力的保护。测试方法有助于发现这些受害者面临的实际问题,然后为政策处理找到正确的方向。

如果没有这种东西,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就是教条主义或者对毛泽东崇拜的激进态度。

《北京之春》总编辑胡平在接受采访时说,马克思主义在台湾自己的意识形态中被视为一门科学,可以指导一切当然,用它来研究臭氧层并不奇怪。这在毛泽东时代很常见,但现在看起来很荒谬。

这篇文章奇怪的内容很快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

一些网民说:“文化大革命就这样悄悄到来了”;一些网民还表示,这表明共产主义土匪文选已经发展到了精神错乱的阶段!一些网民表示,马克思主义被过分神话化,“因此,现在遇到这个词就像一部喜剧”。甚至许多网民都怀疑这篇文章在愚人节还是黑人高中生的日子里有意思。

关于网民的意见,胡平认为中国人的思想现在已经改变了。

胡平说,自毛泽东去世后,特别是1989年苏联和东欧转型后,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瓦解,马克思主义成为嘲笑的对象。

“现在我想问一个在中国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包括岛屿系统内的科学研究人员,如何在研究中应用马克思主义。他认为你在开玩笑。

我相信说这种话的人也是不真诚的,欺骗自己。

事实上,现在没有人相信这种说法。

”类似于文革中的“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网民们也在1971年8月翻出社论:“毛泽东思想治愈精神疾病”和1969年10月的文章:“毛泽东思想打开聋哑人的“禁区”和“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指出论文与他们相似。

胡平指出,在毛泽东时代,各方面都将成为官方意识形态的宣传,渗透到一切之中。

“当时,如果你想发表任何科学论文,即使你写了一篇数学论文,你也必须首先引用毛泽东的语录、最高指示或马克思的语录,而且你必须表明你完成这项工作是在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进行的。最后,你必须把它归因于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使用毛泽东的作品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模式。

曾建远认为,这种实践实际上是一种诡辩,证明毛泽东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是正确的。

现在人们会发现他们之间的逻辑关系难以置信和荒谬。

“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任何问题,那就证明它不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因为它不能确切地告诉我们应该提供什么样的处方来解决这个问题。

它只提供了一个非常模糊不清的原则。这个原则越模糊,它能涵盖的范围就越广。事实上,它更不实用。这只是一种政治装饰和对上级的姿态。

“至于今天将在官方期刊上发表的这些文章,胡平说,它们实际上是为了测试忠诚度而“用鹿指马”的写照。

秦朝总理赵高,“把鹿当成马”。显然,他是一只鹿,他坚持每个人都说它是一匹马。

“那么谁说是马,就知道这个人对我忠诚。

他可以公开撒谎。我可以告诉他我想让他说什么。

他不相信任何人的这种共产主义理论,这成为了测试忠诚的标准。

”曾建元指出,文革时期,以及当年冷战时期社会处于封闭年代,官方用一套自以为是,或者是自成一格的意识形态的价值体系,为自己所有的作为自圆其说。曾建远指出,在文化大革命和冷战时期,当社会处于封闭时代时,政府以自以为是或自成一体的意识形态价值体系为其行为辩护。

但是现在这种做法让人感到突兀。

曾建远:“在当今全球化和信息开放的时代,很难像这样与世界对话。一方面,他也拒绝接受外界的检查和测试。

因此,这是一种思想保守的趋势。

“事实上,这种奇怪的文件在中国大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01年,被誉为“新科学家”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贺作秀发表论文,试图证明“三个代表”是“量子力学发展”中任何创新事物的评价标准。

然而,这种做法被外界认为是荒谬的,完全是一种政治行为。

发表评论